薄衫秀骨

就让这个号和时光停留在这里。

记个段子,闲着的时候再写……

“我惦记了一个人很久。这是我为何一直留在这片荒野土地不远离去的原因。”他浅浅的笑了笑,被烛光照亮的眼睛更是像沁入暮色的白月光,带着温润的同时又覆上徐徐波澜。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俊美的面容上闪着有些惘然的神色,似是被勾动到了回忆深处温柔的地方,连语气也放得比往昔更加轻柔。他抬眸望向对面怀拥着重剑注视着自己的人类,缓缓说,“总而言之,现在的中土世界早就没有精灵了,也不需要精灵了,因此更不会有legolas的存在,现在只有你面前的一个为故魂吟游的诗人,先生。”

人类没有说话,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眼神紧盯着那在清辉月色下伫立的身影。他一双翠绿的眼睛一直紧紧的凝视着面前看似年轻气盛实则见过人生百态的精灵。他看不出来那里充斥着什么情绪,却也依稀明白一点。那个让精灵一直耿耿难忘的人,大抵是让legolas真的领教了烟火绚烂多姿,绿草如茵,蔚蓝的海浪层层叠叠溅起晶莹厚重的浪花,浓墨的苍穹下笑声弥漫祥和安宁的千秋万载等世间奇景吧。

就在他的这般注视下,精灵一向平和的神色突然像是有些瓦解了般,暗自攥紧了手指。他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呼吸更是急促上几分。这是他们初次见面,但不会是最后一次。他眼瞳里炽热的神色已经破茧而出,直击镌刻到人类的灵魂深处。这一刹那,人类与他对视,宛如被重击了般,无法动弹,甚至感觉这个仅存的精灵要看透、剖析他的灵魂,并且快要窒息在这庄重的情感里,那三千多年而来的沉浮时光所佩戴的厚重,于霎时扼制住了他的咽喉。

片刻之后legolas的神色归为平静时,他才好像被解开了魔咒,气喘吁吁的退后了几步。他抹了把自己的额头,发现竟然出了一些汗水。而待精灵重新与他对视的时候,那双湛蓝并潺潺流淌的眼睛里包容这无法言语的神色。

“你的眼睛,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legolas沉默许久后,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重逢 。(一)

本着瑞雷雷瑞无差的心思,却还是有点私心瑞雷(……)但并不影响这篇文章的感情色彩。

预警:

杀手paro,丧尸paro

严重ooc!!

原本是长篇,先缩短给这人交党费 @困兽 (……)有时间再扩写吧。

全文HE,可放心食用。

正文。

“格瑞?”雷狮睁开了半咪着的眼睛,眼神中充满试探与点点不着遮掩的失望,显然他没有想到组织给自己派来的搭档竟是这个人,继而望向来人细细打量。

那人是丹尼尔曾经介绍过的,组织里与自己一样等级的A+“执法员‘’,只不过格瑞进入组织的时间比自己长久,所以排名排在他前面。雷狮对于格瑞这个几乎从未相逢过的新搭档并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而事实证明他也确实这样做了。在表面上,他的眼睛里升腾起一阵轻蔑,有些居高临下的扬起下颚冲格瑞道:“雷狮,请多多指教。”

他看见那人忽而抬起眼眸来,一双同他一模一样色泽的眼瞳望着他。那色泽虽是一样,可瞳仁又不太一样。格瑞的瞳仁较之雷狮是相对浅色一些,没有雷狮那般神秘桀骜,却也孤冷疏离。

先前格瑞的身影隐没在阴影里,他没有看清楚格瑞到底如何,也不能推断他是个怎样的人。而这下格瑞提步向他走来,他反而看清了,格瑞仍是丹尼尔说的格瑞,却又有点不一样。他有了一只机械手臂,这显得他看起来没有那么疏远,反而有些笨拙的可爱。他的步履有些冗长,却丝毫掩盖不住他的锋芒。相反的更是显得他有些少年老成,稳重沉冷。

格瑞在距离雷狮三米处停住了脚步。他不知是何等原因,使得雷狮依稀觉得他眼神里有些挥之不去的迷茫和正在迅速发酵翻涌的某些复杂情绪。雷狮看不懂那些情绪,也不想懂。他突然记起来丹尼尔曾经同自己说过,格瑞也是和自己一样失去了记忆的人,只不过他是真正丢失了记忆,而格瑞是选择了清洗记忆,让一切重头再来。他记得很清楚,丹尼尔说到这里时,眼神里出现了少见的悲叹和怜悯,又说:“这种方法只是格瑞逃避某些事情的结果,如果他能再一次触动心底最深的地方,那可能也有少见的几率恢复记忆。不过我想,他应该不会想要那些痛苦的记忆吧。”

大抵是那件事情吧。格瑞的原搭档金,失踪的事情。

雷狮如此想着,又重新将眼神投到格瑞脸上。他看见那张面容上,格瑞的眼睛如剔透的冰晶,照映着他自己的身影,清晰而又明净。他忽然之间看见格瑞似乎是尽量使脸部表情柔和一些,再柔和一些,直到格瑞收敛了眉梢眼角的冷意,而后才冲着雷狮淡淡道:“格瑞,请多指教。”

*

炮弹声,枪击声,熊熊燃烧的火焰舔舐声,冗杂的融合在一起。

断壁残垣,摇摇欲坠的林立大厦间,两道身影在以最大的速度穿梭。

雷狮皱紧了眉头,望着手腕上由星月魔女凯丽提供的信息。这座城内爆发了可怕的丧尸病毒,感染者数不胜数,倘若一旦有感染者出城传播病毒,后果不堪设想。幸而政府已经下令将整座城封闭,城内人出不去,而外援同样进不来,这俨然已是僵持许久的死局。而在城市内拥有大本营的凹凸杀手组织,本该是杀人,现今却反过来要救人。多么的讽刺和搞笑,如果这时候有黑啤,雷狮可能会大口灌三十瓶下去,以示讥讽。

城内有三座城。外城,内城与心城。而从传播出来的实验室研究所中,仍然有已经半成品的疫苗,或许能解救这座城市。而他与格瑞的任务,便是从外城跨入到心城,去把疫苗守好,等凹凸组织来里应外合接他们两。雷狮不着痕迹的撇了一眼紧随在他身后的格瑞,格瑞的衣袍被风吹的飒飒作响,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只是一双眼睛透露着他沉浸在某种思索里,无法自拔。

雷狮收回了目光,又看了一眼屋檐下成群着的丧尸们,他们个个流露猩红目光,脸色表情却各不相同,喜怒哀乐,人生百态。其中不乏有许多雷狮曾经在酒吧里的酒友,显然他们也丧失了知觉。相传这种病毒可以让人先梦见最亲切最思念的人,然后沉浸或迷路在梦里,再毫无知觉的死去。没有人会因此而抱怨,也同样无人能从美好中拔起抵抗这病毒。雷狮觉得,他们应该算是比较平静的死法了。

但如若是他自己,那必定是要死在千军万马战场上,抑或者是斗志昂扬的战斗里。他不该那般平静而碌庸的死去,而是要名扬四海,要雄姿英发,要燃尽生命。

他又不可抑制的低声长叹,甚至连他自己都未知晓。

而知晓这一切的,是另一双深邃的眼睛。

*

他和格瑞紧赶慢赶也才从最外的边城进入了外城,而距离心城还有一城的距离。虽然时间紧迫,可若是没有休憩整顿一番,怕是次日的效率将会更差。

于是雷狮再三考虑,又和格瑞商量了一下,他二人今日先休整一顿,明日再赴往危险风暴中心——内城。

普通的丧尸不会爬上屋檐,除非是有才智的丧尸,不过那得进入内城才会有,因此屋檐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他两都是杀手出身,刀上舔血的日子都挺了过来,这将就一下的睡觉地方哪里能难倒他们。更何况他们都是两个男人,又无什么偏见,自然是不介意背对着一起睡下。

雷狮望了望苍穹,其间的暮色光线在如火的云朵里破碎,分外艳丽。天际一片浩瀚无垠,祥和之间仿佛暗藏玄机。

如果没有预估错误的话,他们若是一路畅通无阻,将在后天就能抵达研究所,看护好疫苗,直到凯莉与丹尼尔他们来接应。 而如今星月魔女那边除了给他发送的定位信息以外,便再无了动静。他怀疑是否是丧尸发现了基地,使得基地与他自己断开了联络。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除了他们自己,连有个可靠的后背都无。

雷狮的思绪突然被右脸颊的一阵冰凉勾回,他被冷得打了个哆嗦,而后有些怒目的望向来人。格瑞递过一瓶冰镇的黑啤和一些压缩干瘪的干粮。显然那冰凉的感触正是由黑啤提供的。他心下除了怒火还有着些许惊讶。为什么格瑞会了解自己喜欢喝黑啤?

而格瑞像是看穿了他心中的想法,眼也不眨的就说:“你喜欢的酒,远近闻名。”而后想了想,又补充淡淡道:“曾经看见两百瓶黑啤瓶罐从我脚边滚过。”

雷狮听着有些目瞪口呆,而后又有些哭笑不得。他从未知晓自己还有这样大的举动,不过倒也符合他的形象。应该是格瑞和自己的记忆吧,雷狮笑了笑,却没有怎么在意。而后他有些慵懒的道了声谢,接过黑啤,打开瓶盖便猛灌了几口。当他还想再喝几口,却看见格瑞一手打开了牛奶瓶,一手拿着干粮,咀嚼两下喝一口, 每秒都如此精准,从未出错,乖巧的不像是组织里令人恐惧的孤怆的魔术师,而像是个仍在上高中的高中生。

他瞬间就被呛住,弯下腰干咳了起来。他低下身子,笑得昏天黑地,就差一个奥斯卡金奖了。等他再度直起脊背,已然是望见格瑞不解的眼神望着他。雷狮笑弯了眼睛,对他道:“这么大还在喝牛奶?”

格瑞点点头。

桀骜不羁的海盗裂开嘴角:“果然是个未成年的小孩子。孤怆的魔术师…”他咀嚼了一下这个代号,心底想着的不仅是嫌弃有些非主流,一瞬间他竟然产生好像是比较契合眼前人的错觉。但很快就望着他身侧静默躺着的烈斩否定了。那柄绚丽的烈斩深得他主人缄默的性子,冷冷冰冰,执拗安静。哪里比拟得了自己的宝贝锤子。于是他给这个代号打了个差评。

其实完全否定格瑞的外号也不太正确,因为自己并非是完全认识过格瑞,也许是他原搭档兼青梅竹马曾有幸看见过他的招数吧,才会觉得那样的身姿像是全力绽开的魔术师那样,明艳夺目,所以才取的代号吧。

雷狮手提着黑啤,抬眼便直直望进格瑞的眼底。那里一片澄澈,如处子明净,却又帘栊所有情绪,深藏于一汪湖泊里。流云掺杂着的破碎光线照映在他的面容上,兀自给人一种忽明忽暗忽远忽近的感觉。而他的脊背也仿佛被岁月潺潺流淌过,一节节的脊柱没了先时的张扬洒脱,却更加内敛成熟,给人以可靠信赖的感觉。夕日的余晖给背影镀上了一层金,平添了几分悲凉,而少了几分沉静。

而在格瑞眼底,又是何等景色?

他无从得知,可那双眼睛里,温柔且平和的凝视着自
己。雷狮被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自己居然会产生格瑞会有温柔且平和的神色的幻觉,明明今日只喝了一瓶黑啤,怎的就好像往昔喝醉了的那种感觉。雷狮咬了咬牙,侧着头冲着格瑞笑了笑道:“小孩子,要不要尝一下酒的味道?”他的语调像是被晕染镌刻上了余晖,又疑似恐吓到格瑞,因此是从未有过的又轻又慢。

不知是格瑞心底早就有这样的想法,还是雷狮的笑容打动了他,格瑞竟出乎雷狮意料地眨了眨眼,放下了手中的牛奶,唇角也勾起浅浅的笑容,淡然道:“好。”

一瓶的黑啤很快就见了底,像是浅尝辄止。

但两个人,终于放下了成见,有了些作为搭档的默契。

*

第二天他们准时在午后三点到达了内城。其间雷狮虽然嘴上仍然是昨日的调侃模样,却能从某些细节处感觉他真的在逐渐认可格瑞。若是格瑞有些闲暇的时间,倒也会同他调侃上两三句,乐乐自己。

雷狮依然带着格瑞前往心城,但步履反而放慢且小心翼翼了许多。内城的人民并不喜欢高大的建筑,丧尸们能触及那些屋檐,且这里的丧尸,已经逐渐有了神志。他们依旧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却好像训练有素的士兵,整整齐齐。那些低级的丧尸群们则归一位神智较为强大的丧尸管理。他们残杀城内的活人,也互相吞食进阶成有神智的丧尸。而那些拥有神智的丧尸,却或多或少带着点阴险狡诈,更会使用阴谋诡计,同样的,他们也依稀知晓,心城的研究所里,有能够毁灭他们自己的东西。但如今局面僵持不下的原因,则是那些丧尸尚未破译研究所的密码以及安全防护系统,也因此雷狮他们才仍存有机会拯救这座城。

而当他们路过一座古老的房屋时,异变突生。

一位妇女紧紧搂着她尚且年幼的女儿,有些惊恐的望着面前路过的丧尸群,一时间没有忍住,放声尖叫了起来。而本该是安然无恙的她们,霎时便望见了扭头的猩红目光。丧尸主望着她们,露出了一个扭曲着的阴桀微笑。继而踢出了一个丧尸,指名他去杀戮那两位活着的生命。

妇女认出来了,那张灰头土脸的面孔下遮掩的无神眼睛,正是当时病毒爆发那日挥手告别,参加人民自主组织战斗的丈夫啊。显然,她的女儿也认出她的父亲,并且尽力嘶喊着她的父亲的名字,以及她是他的女儿。

然而只有猩红的目光,无人应答。

妇女与女孩闭上了眼睛,她们紧紧相拥,眼泪在脸上肆意流淌。

而此时,一道光芒划过。不是想象中的死亡,而是丧尸头颅落地的声音。他的眼睛死死瞪着,望着他的妻儿们。浅灰色的瞳仁里充斥着的情绪,太过于人性化,仿佛松了口气似的,认为她们安全了才安心的离去了。

刹那间丧尸群们暴动,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蜂拥而至,而一道身影横在他们前面,冷然的眼睛凝视着他们。所见皆可斩,烈斩只轻轻勾动,冲在最前面一排的低阶丧尸
便头颅俱落,倒地不起。甚至有些丧尸的手脚还在微微抽搐。那首领眯紧了眼眸,仅仅动了动手指,群尸便像大海的浪花,接二连三的冲格瑞而来。那领主不惜耗费代价缠住格瑞,是因为他把目标放在了另一位背着他正在安抚母女二人的另一道身影上——雷狮。

他拔出了很久未动用的剑,脚底生风便沖着雷狮一蹬,刹那就闪到了雷狮的背后,两柄剑就要往下刺——!

而在母女二人的惊叫声,格瑞微微颤抖的声音中,雷狮迅速侧过了身,躲开了这一剑。他拿起了锤子,再转回来的时候脸色便出现了愕然。那算是雷狮为数不多的脸上的神色之一。他眼睛出现的不仅仅是愕然,更夹杂着点点茫然若失,喃喃的喊出了面前人的名字:“安迷修……?!!”

那使用双剑的,不是安迷修,又是谁?

雷狮心下一沉,手上虽然仍是抵挡着的动作,却是越来越乏力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见到组织内其他的成员真正变成了敌人。尽管他以往和安迷修多数是意见不合,谈论着谈论着便会吵起架甚至大打出手。可他也明白,那时的安迷修,那双碧色的眼睛里洋溢着的美名其曰的正义光芒,是他自己所追寻的骑士道,是自己不情不愿却认可的安迷修的人生意义,而非如今这猩红得有些麻木的眼睛。

就在雷狮这发愣的瞬间,安迷修加剧了手里的力气,一下便将雷狮抵在地上。雷狮暗道不好,若是接下来不能反击,他今日便要陨落在此地了。于是他便也拼尽了十成十的力气,去抵抗安迷修。就在这僵持不下的局面时,安迷修忽而低下头,发狠的要去咬雷狮。

雷狮霎时懵了,他现今被抵在地上,十成十的力气全部用在锤子上,也无法再脱离困境。而他也清楚,若是这一下被咬了,大概自己也要成了丧尸,成日浑浑噩噩,没有意识没有知觉,甚至被谁所杀都不能知晓。可他已无路可走,也无法再反击。

他闭上了眼睛。这一瞬间本该要想着他记忆残损的一生,却因为时间太短,且再久远的记忆缺漏,他只能勉强回想起昨日晚霞里格瑞被照映的安静脸颊。他没有难过,却有些遗憾,自己不会真正的死亡,而是以另一种令人唾弃的形态活下去。

而如那母女二人般,意料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降临。他睁开眼眸,看见一柄烈斩自后向前静静的贯穿了安迷修的胸膛,关键时刻救了他的,是他的现任搭档格瑞。他心底为安迷修叹息一声,明白此时不是哀悼故人的好时候,目光便赶忙转向粗喘着气的格瑞。

魔术师的黑色衬衫被鲜血染透,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但雷狮觉着应当是别人的。他脸颊上的血色仍然在蜿蜒流淌,一滴两滴滴落在地上。而他的身后,尸横遍野。他伫立在那儿,身影萧瑟而悲寂,仿佛天地间独他一人。魔术师忽而猛然侧过头,神色间带着温柔冲着雷狮道:“安全了。”

雷狮突然想起先前自己的想法。

也许是他原搭档兼青梅竹马曾有幸看见过他的招数吧,才会觉得那样的身姿像是全力绽开的魔术师那样,明艳夺目,所以才取的代号吧。


又或者,也许是他喜欢格瑞吧,才会觉得格瑞的一切在眼底都是好的。

他好像,突然理解了那个为格瑞取代号的人的心理。

osifhjemdhyeusjjd我die了!!!!!!冷爹!!!!!!

困兽:

沈某的瑞雷瑞杀手paro.


-“活着的人永远比死去的人痛苦。”




 @薄衫秀骨 

100fo点文占tag致歉

不知不觉已经100fo了……

想点什么都可以,只要是我吃的cp。

白狄

邦信
贵月

亮瑜

瑞雷瑞

羡澄

伞修

暂时想这么多吧……待补充。

另:三党时间飘忽不定,尽量写完。写肉的话…最好清水吧,肉这方面我不大行。(。)

@Kagaroko 给她肯定是放开了的。你点点原耽什么的我也可以写

@困兽 给某冷的瑞雷瑞肯定会给的。


有感而发,不是针对哪个圈子或是哪位演员。

我私以为写作如演戏一样,每一部作品都该尝试着从不同的角度出发。而每一位角色都该是平等的,不该是因为私心杂念,角色是无辜的。

诚如托尔斯泰所言: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这就是一篇文章该去记叙的,该去表达的,人生百态。诚然写虐文十分容易,但凡有一点共鸣便会被勾动,深陷情节无法自拔,爱得死去活来的,可要写得感人并不容易。

希望日后写出的故事是后者,而非为了虐而虐。每一种故事都是一种心态。

@Kagaroko 带带喜欢的人,也是想和你分享的自己看法。

假装总结

占tag致歉。

白狄虐文。

青莲断案逃不出楼兰被毁。

狐白阴阳师逃不出青丘被灭。

范魔和凤锦还没想好,有时间再说。

非你不可

@奉凰。 和她谈心的时候提及的一个梗!

*全文短小唷。
*甜!!中秋发刀我就自杀!
*我流白狄 ooc
*杜撰李白名满京华有人提亲。

“太白兄,此事就不能再有任何商议与回转的余地了么?!”

官员面色略沉,有些艰难的搓了搓手,看向面前的男子道。被称为太白兄的人一点也没顾及,他拭去唇间酒渍,而后淡淡道:“若非情爱,怎能将令媛一生栽倒在李某身上?”“

“只要您愿意,太白兄,家女心悦你很久了...”说罢官员急忙将藏匿于身后的姑娘展示出来,又道:“还不快见过太白兄?”那小姑娘云鬓香腮,冰肌玉骨,眉清目秀,含情脉脉,一身粉衣娇柔,而不俗气,端得一副好皮囊。她声音如夜莺百转千回,悦耳明亮:“小女子见过李供奉。”

李白只眼皮一撩,便见那小姑娘顿时没了方才的稳妥性子,霎时香腮浮起两抹红晕。到底是养在深闺的女儿,不谱人事,脸皮子薄。许久,他才慢慢悠悠道:“抱歉,张大人,此事不妥。还请您带着令媛回去罢。”说罢便阖起双目养神,顺带心底渐渐厌恶起这人。

张官员咬了咬牙,又诚恳道:“太白兄,家女是真的...”

“张大人。我想您可是搞错了。”李白未待他说完,便兀自冷声打断。他睁开眼睛,里面弥漫着浓郁雾霭。恐惧,这是张官员第一次从面前这傲骨谪仙身上感受出来的情绪。李青莲笑了笑,冷道:“我并非是说令媛小家子气,而是我已有喜欢的人。”

“...是谁...?”张官员并未出声,而是他的女儿耐不住性子,率先出声。她本红润的脸颊变得有些苍白,身子柔若无骨好似风一吹就会软倒一般。

“长安的京兆伊。”李白垂下眼睫,眉眼间冷凝的气息散去些许,整个人周身气息柔和许多。他好似一提起京兆伊,那眼睛就再也无法抑制住汹涌的感情,如决堤一般奔流不复。那眼睛笑起来眉月弯弯似月牙儿,紧抿的唇有着那样的弧度,更是使那姑娘内心发颤。

“...他可是个男子!”姑娘无语凝噎,许久才硬生生的憋出此话。而静默在一侧的张官员更是诧异的瞪大了眼瞳,甚至连话也说不出半分。“李大人,真的不再好好想想了?这偌大的长安城,哪个姑娘比他差?”

李青莲闻言便沉下脸色,他一手扣在长风剑剑鞘,眼眸里闪烁淡漠。接下来,他翕动了唇,说出了姑娘一生至死都记住的话。

他说。“如果我喜欢你,在我喜欢你的一切时光里,都是非你不可。”继而顿了顿,眼眸温柔些许“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所以也一直非他不可。”

两人登时诧异的说不出话来。

而李白却转过了身,往张家门外走去。在跨出门的那一刹那,姑娘看见李白的眼瞳里变了,从淡漠遂充满了温柔,缱绻,轻松,委屈...。等各种的情绪。他看见不远处抱着一只圆滚滚的软兔儿的灯笼而整个人都柔和了的京兆伊,登时眉眼展开笑意。

那人身着一袭青衣,似一川青黛,袭烟霞缱绻而来。面容被灯笼的光晕逐渐模糊了棱角,使他更加温和。

京兆伊说,怎么在里面那么久。

李青莲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说。没什么,有人问我喜欢你的理由。

狄怀英满眼笑意,也未反抗。一生都栽在这剑仙怀里了,还有何好说的?只求那剑仙能在巫山云雨时不吮吸他耳垂就好。“噢?和他说了什么。”

李白挠了挠头,牵过人双手,与人十指紧扣,望进一盛着双皓月的眼睛,那便是自己的白月光。他温声道:“我只想吻我所爱。如果最后长厮相守的人不是你,就不行。”

“非你莫属。非你不可。”

给某冷打call!月饼节快乐!

困兽:

是鹰&狼的瑞雷瑞【【中秋快乐!

占tag致歉!想问问QQ上有没有双杰的组织呜呜呜!一个人孤舟漂泊...

试图招人写联动

期待您的加入。

困兽:

□关键词:
狐白×超宝,微阴谋论,月光宝盒梗【改】,穿越。


□要求:
1.最好是写过中长篇的(30章左右),没写过也可以。


2.文笔还行就可以。大概微审?因为比较重视这个梗所以希望能好好利用它。


3.有耐心,不太暴躁。讨论细节是很重要的,不希望因为观点不合而吵架,然后气走别人。
(学生党ok,大家都忙。)


■关于审核。其实就是甩个lof,符合要求就ojbk.


有兴趣请+我Q或者+妖楂Q(走评论区),我给您发大概剧情,要是依旧有兴趣我会发详细的剧情给您,然后邀您入讨论组。


望相处愉快!